赭树先生

高哲苏,字董,号赭树先生。
兴趣广泛【除了玩游戏】
我超安静。
垃圾写手+画手
偶尔写小破字玩玩
求你们找我点梗写段子。
高中狗弧是个谜。

【澜巍澜】一张纸条的故事

#无脑甜饼【?】
#有bug,凑合看...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下午两点钟,正是一天最暖和的时候,太阳刚好照在窗台上,接着灰尘尽收眼底。
最后一辆搬家公司的汽车开走了,而这间公寓的年轻人仍在屋里徘徊。他走过客厅和卧室,最后来到厨房,打开变成废铁的冰箱,门不堪负重地呻吟一声,随之飘落下一张字条。
他弯腰把它拾起来,就好像找到了宝贝一样欣喜若狂。

字条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内容,笔迹也各不相同,看得出来是三个人的共同产物。有一些很容易辨认,是瘦金体,洋洋洒洒、工工整整;还有一些,是由0.5的黑色签字笔写成的扭曲汉字,剩下的就是红的绿的蓝的黄的各色铅笔留下的人不人猫不猫的鬼话。

他捏着这张纸条,心情是越看越复杂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搬家公司的车也已经走远了,所以更没人催他立刻上路。
纸条的第一行,也就是第一句话,记录了一个开始,剩下的全部内容便都是琐碎小事,一直从2016年到胡说八道的8012年。
结束了?也许没有。

“今天正式和沈巍住一起了,这张纸就留着用来记好玩儿的好吃的好喝的有用的没用的闲话,说好了啊,不许写工作的事,看了头疼。这个家伟大的主人16/10/18”
下面是大庆的留言,真占地方:
“别人成双成对,但是喵爷依然是那个喵爷,呵呵。”

——2016年的十月十八号,他和沈巍成了合法夫妻,这便是故事的开始。

接着,他略过大庆的涂涂画画,扫了一眼靠中的瘦金体。
“邻居送来了鸭骨,别嫌抠门,炖汤甚好。如果我回来晚了,你就自己煮一下,不用等我。巍 16/12/1”
那天晚上沈巍回来得的确很晚,鸭骨他没动,沈巍回家后就在黑暗里嗅到外卖炸鸡的味道,由于时间晚,做不成饭,所以最后就被他带得不得不也靠炸鸡充饥。于是乎,那天之后他的沈老师可以说是钟情炸鸡,无法自拔了。

“订报纸:135**387691、送牛奶:155**493360……庆2017/1/3”
以上是大庆记的几串没什么用的电话号码,他和沈巍都觉得没用,只有大庆一只猫把这些东西当回事,天天缠着他订报纸、买牛奶……
他无动于衷,可是沈巍心软,在这上花了不少钱,于是大庆没过几天舒服日子,就被他强行断报断牛奶,嗑糠咽菜去了。
“要是有人每天送新鲜猫粮就好了!”
“死猫,你再写废话这张纸就没地方了。”

接下来是2017年的春节期,刚过完十五,亲妈来家里视察——
“见岳母别紧张,咱俩谁先到家谁先招呼,别紧张啊!你英气逼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老公(死猫靠边儿站)2017/2/11”
“别做梦了,龙大今天照例晚会,你照顾好岳母。巍”
“哈哈哈!庆”
后面是他用黑笔圈的大大的一个“靠”字,以示抗议。

“租期到了,过几天记得去领合同。:-)巍 2017/12/8”
“哦。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落落大方的你老公”
“赵云澜,天秀啊。庆”
“滚。”
房子的租赁期到了,所以一家三口不得不搬出去找新住处。
他和沈巍本来就是事业型选手,没工夫操心这些,叫大庆一只猫去简单应付应付,也愣是花了半个月,三个人才齐心协力磨磨唧唧地办完了所有手续。
房产登记处全是他们的名字,最后连工作人员都不耐烦了:“你们到底是拿钱还是要房子?”

……转眼间,该搬了。

“明天搬家,记得拿好东西。巍 2018/1/12”
他看到这条的时候,就是在刚才。
拿好东西?我到的时候东西全没了呢。
他苦笑了下,将纸条折了折,掖进口袋里。
自己能带走的只有这么一张纸条了。
“我要是不回来,最重要的东西可差点就拿不走咯。”
他点燃一支香烟,踩着墙灰推门出去,携股白气破开初春夹杂干冷的温风,甩了甩落土的大衣,顺着地址找到新家,旋开门就看见肥猫躺在五百块钱的吊床上迎着太阳睡大觉。

沈巍看样子是刚下班回来,还在厨房分食材。
“沈巍,你确定东西都带回来了?”他不着调地靠在门框上,抬起下巴点了点里面的冰箱。
沈巍扑闪扑闪大眼睛愣了一下,手里动作骤停:“遭了,纸条……”
“啧啧啧。”
他的上牙堂在和舌尖跳舞,点着轻快步子过去,一手揽过沈巍肩膀,一手抽出口袋里的字条,吐槽连个吸铁石都没有,索性就地取材撕下桌子上一点纸胶带贴上去,抓了一支水笔。
“要不是因为你这句话,纸条差点就要与世长辞了。英勇无畏帅气有钱的你老公 2018/1/13”